昨天有搜索,明天有人工智能,百度到底有没有今天?

文丨AI财经社 韩姜

编辑丨张泽

百度在香港二次上市已经越来越近。说到百度,人们并不陌生。16年前登陆美国纳斯达克时,它是国内搜索老大,如今则以“AI生态公司”的新身份回归国内资本市场。

很多人说,百度有昨天、有明天、但唯独没有今天。而今,这个搜索巨头在经历过一个掉队、低潮彷徨和奋起反击的过程后,正在努力地把明天变成今天。

正如百度创始人李彦宏在全国两会上说的那样:“人工智能技术的研发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可能10年、20年都不会真正完全成熟,需要长期地、持续地投入。要耐得住寂寞。”

那么,“耐得住”寂寞的百度,到底有没有今天呢?

移动,反击,再反击

2010年5月,百度第五届中国站长年会在北京举办。

会议邀请来李开复做演讲。这位一向走在时代潮头的导师对与会者预言:安卓手机就要降至千元以下了,大家正处在移动互联网的前夜。那一年,台下的站长们听得云里雾里。

到了2012年底,算法给手机用户定向推荐内容开始流行。移动端的新网民并不像PC端那些技艺高超的资深网民一样,善于找到自己想要的内容。那一年,百度不得不经常面对媒体关于"掉队"的拷问。

昨天有搜索,明天有人工智能,百度到底有没有今天?

在内忧外患中,2017年,百度内部统一了共识:手机百度应该是百度的超级入口,要采用"搜索+信息流"双引擎模式。

根据媒体报道,从2017年11月到2018年5月的半年时间,李彦宏每天早晨8点半准时和百度信息流团队开晨会,每天上午两个小时,连续6个月。

李彦宏上一次这样亲力亲为,还是2002年与谷歌之战。那次对战后,搜索、百度贴吧、百度地图、百度百科......百度进化成了一个丰富多元的平台。2003年开始推出的百度风云搜索榜也成为了中文互联网时代的记录者。翻阅这些榜单,像是在看一块凝结着无数隐秘好奇心和时代记忆的琥珀。这些让百度实现了PC互联网时代的辉煌。

2017年开始,百度开始了一场场反击战。"信息流就是场硬仗。"一位百度员工回忆说。在信息流之上,2017年短视频崛起时,百度推出好看视频。另一个利器出现在2018年,百度落地了小程序。

由于搜索是用完就走的应用,百度之前被认为"不行了",就是因为不能像腾讯、阿里那样沉淀下来自己的账号体系,无法形成商业闭环,但智能小程序成了破解这道难题的钥匙。就拿购物来说,以前你在百度搜索完某个产品,可能跳转到其他App上去下单了,但现在可以直接在小程序里面付款,完成服务一体化的体验。

截至去年Q3,百度App引入了42万个小程序,让超过1/3的搜索在百度App内直接完成了服务,省去了跳转其他大大小小的App、下载注册下单等繁琐的步骤。百度去年Q4财报披露,百度智能小程序月活跃用户数达4.14亿。

一面是产品的转型和打磨,一面还要与客户和合作伙伴沟通。移动互联网的时机转瞬即逝。"几年前,我们的几亿元是投放在百度上的,现在没有那么多了,我希望有一天能重新与百度有这么大规模的合作。"一位旅游平台企业CEO在百度一个大会上直言。百度需要让他们看到产品平台的转变,实际转化效果。

在这个过程中,对内,战胜自己也是一场艰难的仗。

业务的转型和重启,要依靠人和组织的活力。2018年底,在“七剑客”之一崔珊珊的带领下,百度开始全面去"KPI",引入了OKR(目标和可衡量的关键结果),李彦宏也公布了自己的OKR。而战功一旦确认,马上兑现奖励。百度App、信息流、短视频、智能音箱的一批人才都体会到了改革带来的激励。

2019年初,百度“走入”央视春晚,在这个中国互联网巨头的必争之地上,百度移动端以208亿次红包互动,带动百度App日活直接冲上3亿,为如今百度App月活跃用户数5.44亿奠定了基础。

2019年5月,百度将搜索公司调整为移动生态事业群组。集团执行副总裁沈抖带队,用"人格化"和"服务化"这两大战略向移动时代全面发力。“比如我们搜索某外省的天气,以前只能得到干巴巴的晴雨表,但现在,百度就会预判你可能要去那边旅游,顺带提供一些当地相关的旅游资讯和服务。”

经过4年多的艰苦追赶,百度终于守住了自己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地位。打响移动反击战的同时,百度也一直在押注另一个“未来”。

耐了8年之久的“寂寞”

百度做AI,一做就是十几年,过程中,被质疑过、也被唱衰过。

但百度耐得住寂寞,熬了下来,其中,自动驾驶就是一个典型样板,这一熬就是8年。

2013年,百度成立深度学习实验室(IDL),李彦宏亲自担任院长,招揽了一帮技术大拿加入,大步跨入人工智能的新战场。其中一个秘密项目就是无人车。

直到2014年夏天,百度举办了一场技术研讨会,众人才得以在西二旗窥见了这些头顶雷达和摄像头的科技尤物。

2017的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,李彦宏坐着自动驾驶车抵达会场,虽然在五环上吃了全国第一张无人车罚单,但是却让这个新物种在国内得到了最大的曝光度。那一年,百度正式开放自动驾驶平台Apollo。它被视作是汽车工业的安卓系统,能帮助汽车业及自动驾驶领域的伙伴,快速搭建一套完整的自动驾驶系统。

昨天有搜索,明天有人工智能,百度到底有没有今天?

从开上北京五环,10款车型集结雄安,到在美国拉斯维加斯消费电子展上大放异彩,再到2018年春晚舞台表演高难度的“8”字交叉跑,百度无人车在AI大道上高速奔跑着。

2016年,资本开始极力追捧自动驾驶,全球范围内都掀起了一股热潮,拼的就是谁喊出的自动驾驶Level高,谁能在xx年前实现落地,贴出的商业运营表更是一家比一家快。但无论整车厂商、互联网巨头,还是自动驾驶创业公司,都低估了现实的困难,传感器和通讯技术尚不成熟,法律和政策还不完善,城市道路环境的千差万别,都让这些美梦难以经得起考验。

特别在2018年,投资环境紧缩,给大跃进中的自动驾驶行业狠狠踩了一脚刹车。

2018年,金龙客车推出的L4自动驾驶巴士“阿波龙”也开始量产下线,在中国北京、江苏及日本等地小批量运营。但这一进展并没能为百度财报做出实质贡献。一边是移动业务的转型,一边是资本市场对自动驾驶商业化的频频诘问。于是,“人工智能只是公司包装噱头”的声浪此起彼伏。

不过,百度战略并没有发生摇摆。

李彦宏称,人工智能技术的研发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要“耐得住寂寞”。他以智能驾驶为例,可能10年、20年都不会真正完全成熟,需要长期地、持续地投入。百度也随即采取了“攀登珠峰、沿途下蛋”的策略。

例如,通过L4级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的对外赋能,Apollo和开发者相继孵化出了零售车、环卫车、接驳小巴、教研小车等一批新物种,更拿出了实在的变现能力。2020年3月,百度中标了重庆5280万元的自动驾驶开放测试基地项目;8月,百度Apollo中标广州新基建项目,金额约4.6亿元,这或为当年国内智能交通领域的最大订单;11月百度又以8669.77万元中标河北保定交警队智能交通项目。提振了外界对百度自动驾驶的信心。不久前,百度自动驾驶平台Apollo联合中标1亿元成都5G智慧城智能驾驶项目,将在成都建设智能驾驶区。

另一边,百度也在全面推进Robotaxi的落地,在长沙、沧州和北京“沿途下蛋”。2020年10月11日,百度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在北京全面开放,普通市民无需预约,可以直接在百度App上下单,免费试乘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。目前,Apollo 是全球唯一在多城开展Robotaxi与Robobus运营的出行服务,接待乘客超过21万名。这些标志性事件也引起资本界关注。“女版巴菲特”凯瑟琳·伍德操盘的ARK基金也重仓百度。百度股价不断回调,市值从400亿美元的低谷,站上了1000亿美元的山峰。就在前几天,百度Apollo又有新进展,获得了沧州可收费示范运营资质。

苦修8年,百度自动驾驶终于熬出了头。

除了移动生态、自动驾驶和智能助手,智能云业务也是支撑百度三大核心增长引擎之一。2018年,阿里、腾讯和华为在云业务上打得火热时,迟来的百度刚把云业务战略升级,此后又围绕技术体系做了一系列调整。经过组织架构和人事上的不断试错,百度云把自己的差异化放在了人工智能云服务上,突出百度AI的技术优势。

这个战略显然是成功的。在2020年Q4,百度智能云营收同比增长达67%,年化收入130亿。这也是百度首次披露智能云的具体收入。在全球咨询机构IDC发布的报告中,百度智能云连续三年AI Cloud市场第一,工业质检领域第一、视频云领域第三,金融云稳居行业第一阵营、市场排名前四。

越过此前20余年电商、社交、支付、搜索等行业的战场,BAT间的刀光剑影已再次在人工智能的田野上亮起。

明天是今天,也是未来

中国互联网有很多类型公司,很多公司追求商业模式的创新,这类公司靠补贴圈地,变现快,容易被看见;也有一些公司,靠技术、产品创新来谋布局,比如百度。

像百度这样的公司,要想追求前沿技术浪潮,必须提前布局,这个提前不是一天两天,不是一年两年,可能要十年二十年。而且,要坚定,一旦没有战略定力、没有耐心,一切都白费。

2018年,百度CTO王海峰和集团副总裁、负责AI技术平台的吴甜找到李彦宏,三人就要不要升级深度学习框架飞浆(paddle paddle)进行了一番讨论。

深度学习框架就像人工智能时代的操作系统,具有战略地位,它向下连接芯片、大型计算机系统,向上承接各种业务模型、行业应用,在生态中具有战略性位置。此前,谷歌的TensorFlow和Facebook的PyTorch称霸市场,笼络了全球,包括诸多中国人工智能企业的心。

三人在李彦宏的办公室热烈讨论了两个多小时,得出几个结论:国内数据量丰富,对人工智能需求多。如果一直基于海外的TensorFlow、PyTorch,等着别人开放功能,会丧失率先打开未知领域的机会;同时,如果只偏重在上层应用、忽视了底层技术,国内底层人才将空心化;而且,对云业务的长久发展来说,底层的先进性非常重要。

和此前几次面对技术投入时的抉择一样,李彦宏和他的团队一致坚定地确认了飞桨的战略升级。

"飞桨的定位是在解决产业问题,我不认为飞桨的核心能力比TensorFlow和PyTorch弱,只是后两者做得早。"吴甜说。截至目前,飞桨已经凝聚了194万开发者,服务8.4万家企业,创造了23.3万模型,覆盖通信、电力、城市管理、民生、工业、农业、林业、公益等众多行业和领域。

昨天有搜索,明天有人工智能,百度到底有没有今天?

除了操作系统, 2018年,百度还发布了自主研发的AI芯片——昆仑。AI时代的芯片,要根据深度学习框架来优化、迭代和设计,这可以明显提高计算力,降低功耗。此前百度已对FPGA等关键芯片有研究,才有了之后自主研发芯片的底气。

目前,昆仑芯片已经量产超过2万片,7纳米芯片昆仑2将于2021年下半年实现量产,性能预计会比昆仑1再提升3倍。昆仑使得百度大脑具备更完备的软硬一体能力,百度也由此成为国内为数不多拥有从芯片到深度学习框架、平台、生态 AI 全栈技术布局的巨头。

而为移动生态、自动驾驶和智能云输送养料的百度大脑,是百度AI技术多年积累和业务实践的集大成者。

早在2010年,百度就开始秘密布局百度大脑。2014年李彦宏首次透露,这颗神奇的大脑相当于2-3岁小孩的智力。2017年,百度大脑全面对外开放。2019年,百度大脑升级为5.0,成为软硬件一体的AI大生产平台。目前百度大脑对外开放了270多项人工智能能力,日均调用量突破1万亿次。

百度大脑甚至能让零技术基础的人也能用上人工智能技术。比如,援藏医生陈静飞在西藏地区调研后发现,藏区牧民、牲畜寄生虫感染率比内地明显严重,但因为当地医疗单位缺乏技术过硬的检验人员,医生不知道病人感染的是什么寄生虫,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药。后来,陈静飞借助了百度大脑的工具进行显微镜下寄生虫虫卵识别,系统学了几个月后,识别能力就相当于一位有20多年临床经验的检验专家。

技术的坚持无疑是艰难的,它要抵挡住“今天”的诱惑,为“明天”长期投入。值得庆幸的是,百度坚持下来了,它正在把“明天”变成“今天”。

过去十年,百度打基础、建生态,从一家互联网公司进化为一家人工智能公司。百度十年前对人工智能的投入,正在开花结果。

百度成为了一家AI生态型公司,集百度通用AI能力的百度大脑,已对外开放了270多项AI能力,日调用量突破1万亿次。飞桨作为中国自主研发的第一个深度学习框架,是AI时代的操作系统,开发者达265万、服务了10万家企业;最近三年,在中国人工智能专利申请和授予方面,百度始终排名第一;在云、AI、互联网融合大趋势下,百度形成了移动生态、百度智能云、智能交通、智能驾驶及更多人工智能领域前沿布局的多引擎增长格局。

如果说,很多公司称自己为AI公司,大多数人认可,但AI生态型公司百度确实是站得住的,从底层技术到操作系统,从云端到产业到场景,百度做到了全栈布局。

这个为“未来”布局的百度,在今天尝到了“果实”。可以说,百度的今天,是把明天拿来过。

今天是“明天”,明天也许就是“未来”。

本文由《财经天下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,未经许可,任何渠道、平台请勿转载。违者必究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